中国在职研究生网 >> 论文中心 >>

浅谈艾米莉·勃朗特宗教情结的缘起及创作中的外观

2010-11-16 10:31       作者:赵学峰     http://www.zzyjs.com

论文关键词:艾米莉·勃朗特;宗教思想;循道宗

论文摘要:艾米莉。勃朗特出生在牧师家庭,但是,艾米莉个人的宗教思想始终是个谜,评论界尚无定论,有人认为她是泛神论者,也有人说她是异教徒,更有人指出艾米莉其实就是无神论者。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诗歌和小说充满了浓厚的宗教色彩。

对于艾米莉,有人说她是泛神论者,有人说她是无神论者.还有人说她是异教徒。对于艾米莉宗教观的说法虽然众多,但却没有人否认艾米莉在其众多诗歌和惟一传世小说《呼啸山庄》中所表现出的浓重的宗教情结。

应该承认.研究艾米莉·勃朗特的宗教思想颇具挑战性。一方面,姐姐夏洛蒂在很多信件中探讨过宗教话题,阐述过她的宗教见解或困惑,而艾米莉没有留下任何有关宗教的书信资料;另一方面,19世纪早期的宗教生活纷繁复杂,作品中各种教派都施予了影响。为了更好地认识艾米莉的宗教情结,首先需要了解勃朗特牧师公馆及维多利亚社会早期的宗教氛围。

一、勃朗特牧师公馆

牧师公馆所在地的霍渥斯。或者说霍渥斯所在的约克郡在历史上是福音派的根据地,很多著名的福音派牧师都在此长期布道。帕特里克·勃朗特在剑桥的导师之一——查尔斯·西蒙就是英国国教福音派的代表人物。帕特里克在剑桥接受神职教育时,受到过西蒙的副牧师亨利·马丁的帮助。马丁是循道宗牧师,很可能就是《简·爱》中约翰·里维斯的原型。马丁曾专门致信给福音派改革家威廉姆·威尔伯福斯。请求他为在校的帕特里克提供经济援助。和西蒙一样,勃朗特既不属于加尔文派,也不属于阿米尼鸟斯派教,他试图在紧张的宗教冲突中将几方的观点有机地融合。正如他的政治立场,帕特里克虽然是个坚定的托利党.他却在订阅托利党党报的同时也订阅辉格党党报。在宗教上,他对那些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保持宽容和友爱,不过,在宽容中,他并非完全没有自己的宗教立场。他明确反对那种宣扬“拣选个别,谴责个别”等骇人听闻教义的人申请做他的副牧师,因为他认为这类教义事实上贬损了上帝的品质。

帕特里克在一首诗里借用了循道宗的创始者约翰·卫斯理的表述“一个钉在十字架上的上帝”.来暗示他相信基督完全的神性和人性。在给布得小姐的信中,帕特里克写道“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最爱,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帕特里克还给《教区访客》杂志投过《论皈依》的文章。以上事实说明勃朗特先生是真正的国教福音派牧师。

福音派牧师勃朗特领导下的牧师公馆是个典型的福音派家庭。福音派家庭的特点之一是忠诚和奉献,这在勃朗特一家表现得尤为明显。福音派家庭成员之问通常会结成紧密而有力的纽带,家庭成员一旦离家总担心会从此割断与家庭的联系。艾米莉也是成长在福音派家庭而承受思乡之痛的孩子,这种剧烈的思乡严重影响了她的健康,甚至导致她一辈子也无法在外谋生。当然,福音派家庭的子女深知有一天他们也不得不面临离家的痛苦,于是他们就会以文字的形式深情记录对家庭和父母的眷恋。福音派家庭同时以严苛出名,因为无论父母多么疼爱自己的子女,父母总会对子女的错误给予最严厉的惩罚,担心子女幼时任何不当的行为会撒播下恶的种子,这无疑是上帝所嫌恶的。幸运的是,和许多福音派家长不同,勃朗特先生从不会对孩子们的过失不依不饶,他的宽容使得三姐妹更加自律。尽管外面世界宗教纷扰不断,牧师公馆里的孩子们却享受着宽松友爱的宗教生活。勃朗特先生甚至允许艾米莉不去主日学校做老师,因为在他看来.艾米莉的荒原散步本身就是一种敬拜,就是一种宗教体验。

在牧师公馆,勃朗特姊妹还享有自由玩乐的权利,不用担心受到福音派父亲的干涉。事实上,很多思想严肃的福音派反对娱乐,比如当时的戏剧表演就遭到了很多福音派人士的抵制。可是。帕特里克和勃兰威尔姨妈允许孩子们从事小小的自娱自乐。勃朗特先生显然知道孩子们用木头人编戏剧的游戏,乐此不疲地又演又写,他不但没有制止而且很高兴地看到孩子们有这样不凡的创造力。其实,作为牧师的勃朗特一直强调:信仰的动力应该出自于对上帝的爱而不是对地狱的恐惧。他毫不含糊地谴责加尔文教义的预定论思想,说这些教义骇人听闻。他的这些宗教理念无疑贯彻在对孩子们的教育上。

二、19世纪早期的福音派

福音派在英国的历史。据教会史学家大卫·白毕顿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8世纪30年代。作为新教的一个新形式,福音派抹去了宗派之间的界限,就像“一杯酒倒进很多瓶子里”。福音派是跨宗派的,它不受限于任何一个宗派,它自身也不是一个宗派。当人们谈论“圣公会的福音派”、“长老会的福音派”和“循道宗的福音派”甚至“罗马天主教的福音派”时,它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同。另外,福音派不是一个具有特殊教会学的宗派,而是各种主流宗派中的一种倾向。通常说来,福音派主要强调以下几点:第一,在灵性、教义和道德事务上以圣经的尺度为最高权威;第二,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是救赎和盼望的惟一根源:第三,强调归信或重生作为生命改变的宗教经历:第四,关注与人分享基督徒的信仰,尤其是通过传福音。福音派认为除此以外,其他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新教内部分歧的多元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被接纳。福音派对宗教分歧的宽容在勃朗特先生对子女的宗教教育方面体现出来,他允许孩子们有信仰的自由。一方面,是因为他反对刻板的教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尊重少年人对宗教特有的与生俱来的敏感。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福音派对超自然现象,包括精神体验或神迹显现所采取的开放包容态度。循道宗领袖约翰·卫斯理曾试图使枯燥刻板的敬拜变得活跃热烈。于是,预言、梦、迷醉、幻觉这类体验出现在了循道宗教会的敬拜仪式、露营和户外复兴活动中。卫斯理把这种超自然的体验看成是改革和复兴教会的必要条件,认为男女信徒都可以做到。虽然在勃朗特时代,强调超自然体验的敬拜形式已日渐绝迹,可是在霍渥斯地区,卫斯理的影响依然强大。

三、循道宗

艾米莉的母亲玛利亚·勃朗特婚前是一个循道宗教徒。在写给未来丈夫的信中,她希望丈夫能在为众生得救的福音事业中获得成功。后来到牧师公馆的勃兰威尔姨妈也是循道宗教徒,她多年坚持订阅循道宗杂志,并且在来牧师公馆的时候。把1804~1821年的杂志一并从彭赞斯带来。勃兰威尔姨妈的宗教观念无疑影响了勃朗特三姐妹,而她带来的杂志则是三姐妹重要的消遣读物。

查看更多相关论文英美文学论文  英语类论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在职读研实用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站稿件类型为“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启文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均不得转载或以其它方式发表,违者必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资讯文章
热点推荐简章

交流吧热帖 

推荐阅读

网友阅读

在职研究生热门专业

  • 专业名称详情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广告与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常年法律顾问  华泰律师事务  毛亚斌律师

京ICP备050385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