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职研究生网 >> 论文中心 >>

浅谈正确理解马克思“卡夫丁峡谷”的设想及其现实意义

2010-11-15 09:18       作者:刘建其    http://www.zzyjs.com

论文关键词:社会经济形态;卡夫丁峡谷;落后国家;社会主义道路
  论文摘要:本文旨在联系马克思的相关论述,尤其是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设想,分析如何正确理解《(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的一处重要论述,并指出正确理解这一论述的现实意义。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1859年)中,紧接着那段唯物史观关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著名论述,写道:“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社会经济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
  是否正确理解这段论述,关系到能否正确看待社会经济形态的更替问题,特别是关系到能否正确看待社会主义社会首先在落后国家诞生的问题。如果仅仅孤立地理解上述这段论述,那就很容易产生一种误解,即马克思认为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发展都必须依次经历原始社会(亚细亚的)、奴隶社会(古代的)、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直至共产主义社会(包括社会主义社会),进而可能对当代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中国)出现的历史必然性产生怀疑。
  事实上,为了正确理解马克思的这一段论述,必须联系马克思理论的整体特别是相关论述来理解。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理解上的片面性,才能符合马克思的原意。首先,我们应当联系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序》(1867年)中所说的一段话:“一个社会即使探索到了本身运动的自然规律,——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它还是即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发展阶段。但是它能缩短和减轻分娩的痛苦。”从这段话来看,马克思认为,人们不能改变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但是,人们可以认识和利用这一规律,从而缩短和减轻“分娩”的痛苦,即人们可以适当加快社会经济形态的更替步伐,使一个社会更快地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为了更准确地把握马克思的观点,我们还应当联系马克思的其它论述。马克思在与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写道:“按照我们的观点,一切历史冲突都根源于生产力和交往形式(指生产关系——引者注)之间的矛盾。此外,对于某一国家内冲突的发生来说,完全没有必要等这种矛盾在这个国家本身中发展到极端的地步。由于同工业比较发达的国家进行广泛的国际交往所引起的竞争,就足以使工业比较不发达的国家内产生类似的矛盾。”在这段话里,马克思首先概括性地提出,“一切历史冲突都根源于生产力和交往形式之间的矛盾”,即这一矛盾“发展到极端的地步”必然产生历史冲突。接着,就具体的某一国家而言,马克思认为,冲突的产生“完全没有必要”以本国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达到极端尖锐的程度为前提,而完全可以依赖于外部因素的作用而引起国内矛盾的突变性发展。马克思最后进一步解释说,由于“广泛的国际交往所引起的竞争”(实际上就是指世界市场的竞争)足以“使工业比较不发达的国家”产生类似的矛盾,即“历史冲突”,从而发生社会形态的更替或质变,即进入共产主义社会(首先是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在其它著作中也有类似的论述,例如下文将讨论的关于“卡夫丁峡谷”的论述。
  可见,人类社会发展存在由原始社会开始依次演变到共产主义社会的规律,这是就整个社会而言的,《序言》中的论述正是这样。而就某一国家或社会而言,历史发展进程并非必定依次经历所有这些阶段,完全可以具有特殊性,即跳过某一个甚至几个阶段而向前发展。正如列宁所说的,“世界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不仅丝毫不排斥个别发展阶段在发展的形式或顺序上表现出的特殊性,反而是以此为前提的。”这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辩证法。
  历史事实也证明了这种观点。例如,西欧的日耳曼人没有经历奴隶社会而从原始社会直接进入封建社会;东欧的斯拉夫人和一些较小的民族也大都没有经历过奴隶社会;北美则是在欧洲殖民者入侵后直接从原始的氏族公社阶段进入资本主义阶段,“一开始就建立在资产阶级基础之上。
  马克思在晚年也就是19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提出了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的设想。
  马克思在1877年l1月左右写的《给“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的信》中表示,他同意尼·加·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观点,即俄国不必“首先摧毁农村公社以过渡到资本主义制度”,而是“与此相反,发展它所特有的历史条件,就可以不经受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苦难而取得它的全部成果”。马克思接着明确写道:“我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如果俄国继续走它在1861年所开始走的道路,那它将会失去当时历史所能提供给一个民族的最好的机会,而遭受资本主义制度所带来的一切极端不幸的灾难。”在信的末尾两段中,马克思写道:我的批评家“他一定要把我关于西欧资本主义起源的历史概述变成一般发展道路的历史哲学理论,一切民族,不管他们所处的历史环境如何,都注定要走这条道路,——以便最后都达到在保证社会劳动生产力极高度发展的同时又保证人类最全面的发展的这样一种经济形态。但是我要请他原谅。他这样做,会给我过多的荣誉,同时也会给我过多的侮辱。”
  在这封信里马克思实际上提出了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的设想,认为当时的俄国应当充分利用特殊的历史环境,不继续走资本主义道路从而直接进入新的经济形态即共产主义的经济形态。

  1881年2月底至3月初,马克思在《给维·伊·查苏利奇的复信草稿》中,使用“卡夫丁峡谷”来比喻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可怕的波折”或“一切极端不幸的灾难”、“一切苦难”。三份草稿都比正稿论述得详尽,特别是《初稿》最为完整。在《初稿》中,马克思首先指出,《资本论》关于资本主义生产起源的分析所得出的“历史必然性”“明确地”“限于西欧各国”。马克思接着详细分析俄国“农业(村)公社”的特征,认为它从制度上为过渡到共产主义的集体经济提供了(内部)条件,同时,由于它“和西方资本主义生产是同时代的东西”,所以它可以吸收后者的“一切肯定的成就”,包括“采用机器、轮船、铁路等等”,从而为“农村公社”的小土地经济改造成为共产主义的集体经济提供物质(外部)条件。只要俄国“农村公社”不继续受到破坏,并很好地利用上述内外部条件,那么,俄国可以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把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肯定的成就用到公社中来。或者说,俄国的“农村公社”“它有可能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享用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肯定成果。”在《初稿》的最后部分,马克思承认当时的俄国“农村公社”正处于“危险境地”。“要挽救俄国公社,就必须有俄国革命。‘如果革命在适当的时刻发生,如果它能把自己的一切力量集中起来以保证农村公社的自由发展,那么,农村公社就会很快地变为使俄国比其他还处于资本主义制度压迫下的国家优越的因素。”马克思在复信的正稿中也写道:“我深信:这种农村公社是俄国公社新生的支点;可是要使它能发挥这种作用,首先必须肃清从各方面向它袭来的破坏性影响,然后保证它具备自由发展所必须的正常条件。”

查看更多相关论文马克思主义学论文  政治论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在职读研实用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站稿件类型为“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启文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均不得转载或以其它方式发表,违者必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资讯文章
热点推荐简章

交流吧热帖 

推荐阅读

网友阅读

在职研究生热门专业

  • 专业名称详情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广告与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常年法律顾问  华泰律师事务  毛亚斌律师

京ICP备05038589号